打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怎么办?

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会在哪里?绝对离中国很近_图文_百度文库
两大类热门资源免费畅读
续费一年阅读会员,立省24元!
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会在哪里?绝对离中国很近
百家号是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为内容创...|
总评分0.0|
阅读已结束,下载文档到电脑
想免费下载更多文档?
定制HR最喜欢的简历
下载文档到电脑,方便使用
还剩1页未读,继续阅读
定制HR最喜欢的简历
你可能喜欢拒绝访问 |
| 百度云加速
请打开cookies.
此网站 () 的管理员禁止了您的访问。原因是您的访问包含了非浏览器特征(3bf077da038c43bf-ua98).
重新***浏览器,或使用别的浏览器  现在已经开始说叙利亚有核武器了。和当年打伊拉克一样的借口。  进攻叙利亚,占领乌克兰,油价跳水,逼着老毛子出手。  和当年逼希特勒一样的。  100年前犹太人制定的三次世界大战的计划仍然在执行中。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发个沙
  3战msl和卡费勒打是肯定的事情
  开炮战啦!!!
  和二战不是一个档次,看看元首的军事科技经济,毛子拿什么打  
  哪有链接?说叙利亚有核武器的
  早点干,
  德国《明镜周刊》当地时间1月9日报道称,虽然多年来外界一直以为叙利亚政府开发核武器的能力在2007年已被以色列摧毁,但有情报显示实际上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仍在推进核武的开发,而且他可能会得到朝鲜和伊朗的帮助。  报道称,机密情报显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并未放弃开发核武的计划,并且已经在一个秘密地点建造新的核设施。  《明镜周刊》称,不公开姓名的情报界消息人士向周刊提供了“独家文件”,相关卫星图片和截获的通话记录。并指出,这一核设施位于叙利亚西部偏远山区,在古赛尔镇附近,距黎巴嫩边境只有2公里。设施处在很深的地下,有电力和水供应。  报道还称,根据获得的文件,西方专家怀疑,叙利亚正在建造一个核反应堆或铀浓缩工厂。  据悉,2007年9月,以色列出动战机轰炸了叙利亚境内代尔祖尔的一处设施,并称那里是叙利亚的核基地。但叙利亚方面则予以否认
  是要警惕了,这几年  
  世界上如果没有核武器,第五次世界大战已经打完了。
  打毛啊,现在不是小国说话的时代了,几个大国分分钟就把你从地球抹去!  
  这是欧洲欲主导中东形势?加上欧洲领导人大游行,欧洲在跟霉鬼要价了。
  第三次世界大战综述,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随着欧洲大量伊斯兰世界移民涌入,冲击既有西方文明的价值观与生活模式,在伊斯化与否之间动荡,最后沦陷。  法国首先出现宗教歌命,千万穆斯林大游行,推倒了全国各地的雕像,烧毁了一切以物配主的偶像,随着与群众冲突的加剧,游行逐渐演变成了暴力冲突,愤怒的穆斯林群众将侮辱先知与安拉的异教徒们公正地吊死在路灯之上,法国军队试图镇压,然而非洲裔为主的外籍军团突然反正,宣誓效忠哥命群众,阿尔及利亚的义勇军跨越地中海,涌入了马赛,人们高唱着圣歌,在战斗中击退了百倍于己但各怀鬼胎的多元化国防军,哥命迅速蔓延到了全国,所有天主教会全被捣毁,改为清真寺,卡菲尔女人留下为奴,新教徒与犹太人在缴税后不受干扰,可以正常生活,以展现伊斯兰教对于有经人的宽容。银行进行伊斯兰式的金融改革,免除一切房屋贷款,金融寡头人头落地,华尔街的走狗被清扫出正义的国度,人民群众欢欣鼓舞。法兰西终于回归了安拉的怀抱,从自由的虚无中被解放了出来。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GOD?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 LesMisérables 2050  很快法国伊斯兰哥命的烈火烧遍欧洲,而在英国,唐宁街被占领,首相因为反对法国歌命政权被愤怒的群众挂上路灯,英王见势宣布改宗,朝觐麦加,获得了来自圣裔的支持,英国掀起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宗教改革运动,更名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伊斯兰国。欧洲基督教最后的不沉空母,就被这样被和平演变了。  在德国,历史又一次证明了只有人民群众才是历史前进的根本动力,活跃在街边的土耳其肉夹馍手推车,阿尔巴尼亚来的小贩,摩洛哥的饭店小工,都成了割命胜利的后勤保障,法兰西斯坦大军在柏林的胜利是一个个肉夹馍所喂出来的!西德迅速陷落,而东德人民高举元首画像大游行,进行了殊死反抗,终究力有未逮。西欧紧张的气氛将东欧国家纷纷推向俄罗斯,欧盟宣告解散。  德意志爱国穆斯林起义  伊比利亚半岛与意大利闻风丧胆,最终和平解放,梵蒂冈教皇仓皇出逃,许多眷恋旧时代的人陷入了绝望。然而伊斯兰化的欧洲并未象悲观主义者预料般衰落,反而更富有活力和进攻性,彼时各个欧洲斯坦凭借西方文明的遗产大举扩张,法兰西斯坦哈里发创立伊斯兰国际,领导世界穆斯林哥命运动。率领欧洲联军意欲再现奥斯曼帝国盛世。开始东进。  在中东、土耳其爆发哥命,来自欧洲的穆斯林不断涌入,支持土耳其人民的歌命事业。库尔德人和以色列人抛弃前嫌,甚至伊朗的圣城军也在支援土耳其世俗政权的斗争,国际纵队一时间横行土耳其。  伊朗此时也未敢坐壁上观,除却排出国际纵队,也不断渗透伊拉克扶植什叶派政权。然而土耳其内战以世俗派的失败告终,欧洲联军与沙特阿拉伯联军凭借军事优势如风卷残云般席卷了伊朗与伊拉克,什叶派苦苦求饶,但法兰西斯坦不相信眼泪,德黑兰从此没有哭声。  一时间,什叶派圣祠被一座座铲平,联军放任逊尼派肆意屠杀,流血漂橹,弃尸盈河。路灯上挂满的殉难者,将日光遮蔽。鲜红的血液混着黝黑的石油,燃烧在波斯湾上,紫红色的油烟隐去了一切哀嚎。  残存的什叶派转入地下,不敢作声,而教内纠缠了数千年的宗派问题终于尘埃落定,全体逊尼派坚定地团结在了法兰西哈里发的周围。  中东沦陷,以色列也难逃此劫,哈妈思的游击队坚持敌后武装斗争,开辟哥命根据地,以色列人腹背受敌,力战不支,最终沦陷。耶路撒冷解放,巴勒斯坦人民喜迎王师,几路大军会师耶路撒冷,巴基斯坦印尼欢欣鼓舞,合兵一处。而印度和东南亚闻风丧胆,不战而降。  至此,文明意义上的欧洲不复存在,旧大陆基本沦陷,然而在那遥远的东方,希望之光却从未黯淡。俄罗斯与东亚成为了旧大陆上最后的堡垒。  宽容的文明享乐而软弱,因此战胜不了野蛮文明,但野蛮的文明可以。在傲慢的西方文明眼中,东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区别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而已,而在他们的傲慢被火狱吞噬的时候,那些被视为"文明的野蛮人"们却扛起了对抗野蛮的重任。  中俄都接受过蒙古人的统治,又都流淌着布尔什维克的血脉,共同的历史记忆结成了牢固的攻守同盟。两个伟大的民族,坚决不走西方邪路的英明抉择铸就了今日抵抗野蛮的坚实壁垒。  俄罗斯新纳粹政党在国家杜马获得多数席位,开动宣传机器鼓动俄罗斯优越性,对车臣与国内穆斯林进行残酷清洗。一时间排穆运动风起云涌,坚定勇敢的俄罗斯人民左手伏特加,右手大肘子,胸悬十字架,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排穆运动中去。一旦发现大胡子却没有佩戴十字架的路人,各地纠察队就将他拦下盘问,每个检查站的桌上都放着几样东西,伏特加大肘子和一把左轮手***,但当中只有五颗子弹。俄罗斯人民的宽大在于给予敌人死与生的选择,抽中六分之一彩票的穆斯林将被送入位于远东的集体农场中去,在那里,来自中国的管理员们将亲切地指导他们饲养一种广为食用的家畜。农场的生活,顿顿有肉,餐餐有酒,在俄罗斯人眼中,只有灌醉的穆斯林,才是好穆斯林,哈拉哨。  俄罗斯精壮的小伙子们都开赴了卫国战争的前线,广袤的西伯利亚平原与沼泽却并不寂静。站在湿寒的沼泽,远方的白桦树一颗接着一颗倒下,凤凰传奇回荡在林间,来自河南安徽的朴实农民正忙碌地开辟林地,农田与工厂,他们对世界的局势并不关心,因为互联网只能看到国内的消息。而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的热情,俄国人许诺给他们许多开拓地的特权,天虽然寒冷,可毕竟比在国内能多收个三五斗。而那俄罗斯大妞,啧啧,也不是老家柴禾妞比的了的。  三千万来自中国的光棍在俄罗斯,寻找着他们心中的毛妹和寡妇,这毕竟比在国内的配种恋容易。奋战在工作第一线中俄青年们纷纷把子女邮回中国老家,一个接着一个,全球最大的物流企业瞬封快递甚至专门开辟了子女邮寄业务。没了一胎的政策,敞开了生,国家开心,父母高兴,老家儿们看着孙子们活蹦乱跳,心里着实高兴。但看着医院邮寄来的帐单,心里泛起了一丝忧愁。  中俄合作  长期计生,中国早已步及老齡社会。为了缓解青年压力,国家承诺集中养老,修建了一大批公立养老院,八十岁以上孤寡以及失去劳动能力的老人优先安置。每晚七点半的新闻采访中,老人院中和睦欢乐的情景吸引了许多寂寞的老年人,有的人甚至自愿去申请入院,结果还要上下打赏才能拿到名额。  一部分老人没有去那里,而是选择了教会。在形势逼迫之下,国家承认了广大地下基督教会的存在,他们在农村一面组织剿匪民兵,一面抚恤与救助孤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政府在绿化与耶稣化之间做了艰难抉择,由于罗马教廷已经不复存在,地方教长自圣成为主流,而国家抓住这个时机,把各大基督教派系收编在三自爱国教会名下,总部就设在温州,温州一时间成为了东方的梵蒂冈。来自韩国和美洲的传教士以之为桥梁,构建起了跨越太平洋的基督教同盟。中国则成了连接俄国与美洲的关键中介。  面对西来的压力,吐掘斯坦沦陷,北疆西域大量难民向东奔逃,在宁夏与甘肃的回军绞杀下,死伤泰半。中央以西安为中心,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剿匪斗争。中国传统佛道儒俗意识形态温顺平和,贪小胆怯,战斗意志完全不如日中天绿教。回教势力渗透政权军权里应外合,国防军貌似强大却如散沙,不少阵亡于背后中***。不得不起用教会基层教会配合行政服务之外的民兵,组织爱国卫道军、爱国圣母军十字军等基层民兵组织,负责乡镇自卫与纠察活动。每支部队都配有政委两名,分别配合神父和指挥官行动。由于民足识别政策的存在,按图索骥,***上写着回维东乡的,一网打尽,送去西伯利亚支援国家建设。基层档组织在农村扩张,加强排查,鼓励邻里举报,严打爆恐,死守渗透。  历史路径在背后悄然地指引着他们走向胜利。绿色惊涛无论多么澎湃,也无击溃这牢不可破的同盟。莫斯科与西安成为了新的维也纳,将东进的伊斯兰欧洲挡在了门外。
  与此同时的美洲,美国人口拉丁化,天主教化,新教伦理动摇,文明衰落,社会动荡,民主党成为天主教势力的傀儡,丢失了梵蒂冈的教宗仓皇逃窜到美洲,继续领导美洲的天主教世界的,然而美国的国内政策陷入混乱,国会山撕逼结果引狼入室,穆斯林群体的活动愈发猖獗,大有重蹈法国覆辙之势,然而共和党人却没有了自己的麦卡锡与里根。值此危机关头,茶党党人显示出了真正的爱国情怀,茶党元老傻啦佩林,不顾艰险,走上街头,奔走呼号,华盛顿街头群众运动风起云涌,教宗宣布支持,基督教会在她的感召之下紧密团结在了一起,终于将她推上总统宝座。在国内,团结起来的基督教与不断渗透的伊斯兰势力陷入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时间恐怖活动此起彼伏,佩林大统领宣布全国戒严,加大监控力度,限制公民自由,傻啦佩林终结了自由主义的历史,新的寡头诞生了。  在美洲和东亚的联合反击之下,伊斯兰国际组织终于停止了扩张。受挫的欧洲斯坦联军中,一部分极端分子提出了用核子武器轰击的策略,引发了内部激烈的反对。有识的阿訇和伊玛目们认为这是提前打开地狱的大门,同归于尽不是我们的目标。这一争议导致了队伍内部的分裂。  在伊拉克和巴基斯坦打了多年游击的圣站组织领导人无法认同欧洲派的策略,脱离领导,渗透到东吐掘斯坦打游击去了。而后起之秀爱爱死唉唉死组织的领导人高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和平,乌~玛~就一定~要实现~”,另立中央,公然对抗以法兰西斯坦为首的伊斯兰国际的领导,沙特思前想后,暗中支持,并不断配置自己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势力,然而等待他的却是转入地下斗争的什叶派民兵组织。  巴基斯坦与北印度伊斯兰国以及孟加拉锡兰组成联盟,不断蚕食南印度,无暇东顾。东南亚除了越南在顽强战斗之外,还余下一个菲律宾苟延残喘。这里遂成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东南亚决战的最后战场。然而在中国陆军与游击队的配合下,不适合丛林作战的回军节节败退。  伊斯兰联军在陆上推进受阻,转向海上,意图从中国沿海登陆。中国南海舰队与俄罗斯远东海军与不列颠伊斯兰国皇家海军以及法兰西斯坦圣站海军在南海殊死缠斗,难解难分。危难时刻拉丁美国重组太平洋舰队,完成了对伊斯兰海军的最后一击。  当世界战的火热之时,东亚仅有一个国家安宁无事,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日本。北朝的金氏政权在中俄谋划之下,吞并韩国。而中俄的视线也早已转向西方。日本的威胁刹那间消失了,修宪最终不得民心,以失败告终,日本以和平宪法为宗旨,成为了中立国家,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东京与神户的清真寺照样礼拜,有几个号称发动革命的极端分子,也旋即被扑灭,面对一亿人口的大国,几千个穆斯林终究无法成事。一如既往的祥和充斥在电视与大街之上,新宿依旧熙攘,秋叶原宅男撸管照忙。AKB68在远赴中俄劳军,综艺节目吃吃喝喝依旧舞马一。乱世对于日本人而言,只不过是禅亭外落叶的簌簌声响罢了。  伊斯兰联军的推进严重受挫,转入战略相持阶段。两大阵营之间的热战暂时消停,而暗中的角力却愈加激烈。  曾经盘踞在尼泊尔和印度南部的喵派组织赤军响应东亚档中央的指示,深入地展开了敌后武装活动,坚持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方针,争取广大群众的支持。充分地利用喜马拉雅山和南印度复杂的地形,奉行八字方针,发挥游击战的优势,始终让占领军难以稳定局势。  另一方面,各大洲的基督教恐怖组获得拉丁美国的承认与资金,在非洲与印度插入了数把尖刀。印度南部的特里普拉民族阵线(NLFT),乌干达的圣主抵抗军(LRA),以及爱尔兰共和军(IRA)以及埃塞俄比亚政府游击队,纷纷得到CIA的支持与军事训练,以反抗军的身份开展反伊斯兰化运动。  在北欧一度臭名昭著的布雷维克,此时却被奉为圭臬,他的著作与《窝的奋斗》一并成为了反抗军的们的圣经,人手一册。早已年迈的布雷维克依旧精神抖擞,临危受命,成为了欧洲反伊斯兰组织的精神领袖,他毫不讳言:“我们是残暴的,但这是必要的残暴。”在他的领导下,创立了挪威为总部的基督教救世军,并针对中欧和西欧展开一波又一波地渗透活动。  一名吉哈德的老战士拨拉了一下布的书,吐口土耳其水烟,喃喃道:我是身经百战啦,见得多啦,米国的世贸大楼,不比你炸的房子高到哪里去了,我们一击拿下;在伊拉克,啊,唉爱死唉爱死,一次就毙掉一百个,你们啊,一有个点子喊的比谁声都大,可做出的事情啊,唉,耐腐。看了我就生气。有必要作为前辈,教育一下你们。  老战士放下烟袋,拿起诺基亚,唯一配得上ak47的手机,打了几个***,从中东各地招揽了大批革命老干部,在亚非拉布置下天罗地网。从非洲的草原,到亚洲的雨林,圣战士们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敌对势力的反攻倒算,巩固了哥命成果。事实证明,布雷维克和其他基督教反抗组织毕竟图样,在与圣战者的对抗中显得图森破,最终悉数覆灭。只有久经考验的印度毛派依靠深厚的群众基础,还在坚持斗争。  经过长年的正面与敌后战场的较量,历史最终定格在了2070年。日本,京都。两大势力签署了和平条约,承认各自的势力范围,始称“京都和会”。最终南北印度分裂,南部成立了毛主义的共和国,而中俄亦失去了新姜与车臣。至此国际局势转入和平,再无大的军事动作。中俄与美洲国家同伊斯兰教国际联盟各自形成了自己的经济体,全球化的历程就此告终,16世纪以来逐渐被整合为一体的世界,自此分道扬镳。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伊斯兰世界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们摧毁了西方文明的根基,欧洲,非洲,与亚洲就此紧密地连为一体,法兰西斯坦的功业超越了阿拉伯世界与奥斯曼帝国,成就了人类历史一次前所未有的转折。正因为他们,对上帝的信仰普照世界,无论是以基督徒的方式,还是穆斯林的方式。至于犹太人,又一次开始了漫长的流亡之旅。  巴黎,偶尔有一些反逆者穿上西服走在街头,无声地追忆着往昔,而头戴白帽的信士们对此嗤之以鼻,法兰西斯坦的正统服饰是端庄的波卡。瞧啊,那黑色罩袍隐去了男人一切放荡的想象,异性只需透过心灵的窗口,便可洞见彼此内心炙热的希望。  通往永恒的道路上,抿煮的虚伪被埋葬,只有主的荣光才是自由的真相。南美洲的毒菜政权纷纷上台,反穆清洗反复激荡;从法兰西到澳大利亚,又有多少人以身殉葬。东方大国,一半星月归于哈里发,一半十字匍匐寻找着天堂。千万人的坟茔,造就了毒菜者们狂欢的殿堂,无论口称怎样的信仰。历史嘎然而止,尔撒的国没有降临,地狱的门,却已提前洞开。尘埃落定,胜败谁王?自由女神还矗立在山巅之城,但她手中的火炬却无法给黑暗的时代带来一丝光亮。  多年以后,宗教学家矗立山巅,仰望星空,不禁慨叹:主啊!你可曾看到,这小小的星球,已处处闪耀着你的荣光。  没有回应。  俯首身后寂静的大海,无声的云雾涌动,而他的背影却坚定异常。
  你这样的情况 只会发生在冷兵器时代
  YY劳动量也不小,伤身体啊。
  打麻将
  那个层主真能编  
  层主厉害
  那么大阵势,不像是针对叙利亚!整个欧萌出动!我现在突然想回家。。。中东安全的地方不安全了!!
  @去ni妈的祸根
16:58:00  和二战不是一个档次,看看元首的军事科技经济,毛子拿什么打  —————————————————  你是说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俄罗斯军备不行?呵呵呵……说你点什么好呢?现在谁最需要一场战争?俄罗斯。明白不?国内国外形势都会转变的,须记得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动态组合,不是一纸条约可以束缚的。美国现在的目标是土共,不会分心的。你以为还是前几年呀,会再给中国一个黄金十年来发展么?东海南海问题在今年只会越来越严峻,国家层面上最近都不敢搅动了,为什么?就是怕擦***走火,毁掉目前的和平发展局面。  
  @邢瑾华启
17:27:26  与此同时的美洲,美国人口拉丁化,天主教化,新教伦理动摇,文明衰落,社会动荡,民主党成为天主教势力的傀儡,丢失了梵蒂冈的教宗仓皇逃窜到美洲,继续领导美洲的天主教世界的,然而美国的国内政策陷入混乱,国会山撕逼结果引狼入室,穆斯林群体的活动愈发猖獗,大有重蹈法国覆辙之势,然而共和党人却没有了自己的麦卡锡与里根。值此危机关头,茶党党人显示出了真正的爱国情怀,茶党元老傻啦佩林,不顾艰险,走上街头,奔走呼号,华盛顿街头群众运动风起云涌,教宗宣布支持,基督教会在她的感召之下紧密团结在了一起,终于将她推上总统宝座。在国内,团结起来的基督教与不断渗透的伊斯兰势力陷入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时间恐怖活动此起彼伏,佩林大统领宣布全国戒严,加大监控力度,限制公民自由,傻啦佩林终结了自由主义的历史,新的寡头诞生了。   在美洲和东亚的联合反击之下,伊斯兰国际组织终于停止了扩张。受挫的欧洲斯坦联军中,一部分极端分子提出了用核子武器轰击的策略,引发了内部激烈的反对。有识的阿訇和伊玛目们认为这是提前打开地狱的大门,同归于尽不是我们的目标。这一争议导致了队伍内部的分裂。   在伊拉克和巴基斯坦打了多年游击的圣站组织领导人无法认同欧洲派的策略,脱离领导,渗透到东吐掘斯坦打游击去了。而后起之秀爱爱死唉唉死组织的领导人高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和平,乌~玛~就一定~要实现~”,另立中央,公然对抗以法兰西斯坦为首的伊斯兰国际的领导,沙特思前想后,暗中支持,并不断配置自己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势力,然而等待他的却是转入地下斗争的什叶派民兵组织。   巴基斯坦与北印度伊斯兰国以及孟加拉锡兰组成联盟,不断蚕食南印度,无暇东顾。东南亚除了越南在顽强战斗之外,还余下一个菲律宾苟延残喘。这里遂成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东南亚决战的最后战场。然而在中国陆军与游击队的配合下,不适合丛林作战的回军节节败退。   伊斯兰联军在陆上推进受阻,转向海上,意图从中国沿海登陆。中国南海舰队与俄罗斯远东海军与不列颠伊斯兰国皇家海军以及法兰西斯坦圣站海军在南海殊死缠斗,难解难分。危难时刻拉丁美国重组太平洋舰队,完成了对伊斯兰海军的最后一击。   当世界战的火热之时,东亚仅有一个国家安宁无事,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日本。北朝的金氏政权在中俄谋划之下,吞并韩国。而中俄的视线也早已转向西方。日本的威胁刹那间消失了,修宪最终不得民心,以失败告终,日本以和平宪法为宗旨,成为了中立国家,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东京与神户的清真寺照样礼拜,有几个号称发动革命的极端分子,也旋即被扑灭,面对一亿人口的大国,几千个穆斯林终究无法成事。一如既往的祥和充斥在电视与大街之上,新宿依旧熙攘,秋叶原宅男撸管照忙。AKB68在远赴中俄劳军,综艺节目吃吃喝喝依旧舞马一。乱世对于日本人而言,只不过是禅亭外落叶的簌簌声响罢了。   伊斯兰联军的推进严重受挫,转入战略相持阶段。两大阵营之间的热战暂时消停,而暗中的角力却愈加激烈。   曾经盘踞在尼泊尔和印度南部的喵派组织赤军响应东亚档中央的指示,深入地展开了敌后武装活动,坚持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方针,争取广大群众的支持。充分地利用喜马拉雅山和南印度复杂的地形,奉行八字方针,发挥游击战的优势,始终让占领军难以稳定局势。   另一方面,各大洲的基督教恐怖组获得拉丁美国的承认与资金,在非洲与印度插入了数把尖刀。印度南部的特里普拉民族阵线(NLFT),乌干达的圣主抵抗军(LRA),以及爱尔兰共和军(IRA)以及埃塞俄比亚政府游击队,纷纷得到CIA的支持与军事训练,以反抗军的身份开展反伊斯兰化运动。   在北欧一度臭名昭著的布雷维克,此时却被奉为圭臬,他的著作与《窝的奋斗》一并成为了反抗军的们的圣经,人手一册。早已年迈的布雷维克依旧精神抖擞,临危受命,成为了欧洲反伊斯兰组织的精神领袖,他毫不讳言:“我们是残暴的,但这是必要的残暴。”在他的领导下,创立了挪威为总部的基督教救世军,并针对中欧和西欧展开一波又一波地渗透活动。   一名吉哈德的老战士拨拉了一下布的书,吐口土耳其水烟,喃喃道:我是身经百战啦,见得多啦,米国的世贸大楼,不比你炸的房子高到哪里去了,我们一击拿下;在伊拉克,啊,唉爱死唉爱死,一次就毙掉一百个,你们啊,一有个点子喊的比谁声都大,可做出的事情啊,唉,耐腐。看了我就生气。有必要作为前辈,教育一下你们。   老战士放下烟袋,拿起诺基亚,唯一配得上ak47的手机,打了几个***,从中东各地招揽了大批革命老干部,在亚非拉布置下天罗地网。从非洲的草原,到亚洲的雨林,圣战士们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敌对势力的反攻倒算,巩固了哥命成果。事实证明,布雷维克和其他基督教反抗组织毕竟图样,在与圣战者的对抗中显得图森破,最终悉数覆灭。只有久经考验的印度毛派依靠深厚的群众基础,还在坚持斗争。   经过长年的正面与敌后战场的较量,历史最终定格在了2070年。日本,京都。两大势力签署了和平条约,承认各自的势力范围,始称“京都和会”。最终南北印度分裂,南部成立了毛主义的共和国,而中俄亦失去了新姜与车臣。至此国际局势转入和平,再无大的军事动作。中俄与美洲国家同伊斯兰教国际联盟各自形成了自己的经济体,全球化的历程就此告终,16世纪以来逐渐被整合为一体的世界,自此分道扬镳。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伊斯兰世界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们摧毁了西方文明的根基,欧洲,非洲,与亚洲就此紧密地连为一体,法兰西斯坦的功业超越了阿拉伯世界与奥斯曼帝国,成就了人类历史一次前所未有的转折。正因为他们,对上帝的信仰普照世界,无论是以基督徒的方式,还是穆斯林的方式。至于犹太人,又一次开始了漫长的流亡之旅。   巴黎,偶尔有一些反逆者穿上西服走在街头,无声地追忆着往昔,而头戴白帽的信士们对此嗤之以鼻,法兰西斯坦的正统服饰是端庄的波卡。瞧啊,那黑色罩袍隐去了男人一切放荡的想象,异性只需透过心灵的窗口,便可洞见彼此内心炙热的希望。   通往永恒的道路上,抿煮的虚伪被埋葬,只有主的荣光才是自由的真相。南美洲的毒菜政权纷纷上台,反穆清洗反复激荡;从法兰西到澳大利亚,又有多少人以身殉葬。东方大国,一半星月归于哈里发,一半十字匍匐寻找着天堂。千万人的坟茔,造就了毒菜者们狂欢的殿堂,无论口称怎样的信仰。历史嘎然而止,尔撒的国没有降临,地狱的门,却已提前洞开。尘埃落定,胜败谁王?自由女神还矗立在山巅之城,但她手中的火炬却无法给黑暗的时代带来一丝光亮。   多年以后,宗教学家矗立山巅,仰望星空,不禁慨叹:主啊!你可曾看到,这小小的星球,已处处闪耀着你的荣光。   没有回应。   俯首身后寂静的大海,无声的云雾涌动,而他的背影却坚定异常。  -----------------------------  写的可以…人类史就是部战争史…人类装神弄鬼自我毁灭  
  文学的魅力就在于此。
<span class="count" title="
请遵守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第三次世界大战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